在马工程激增 现蚕食市场隐忧 中资未冲击本地建商

2017-08-01 09:02:21

作者:晋爸伎

罗伦斯托德发表《中国投资对马来西亚地方经济的影响》报告。左为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院副院长饶兆斌博士,右为张淇绰。

(吉隆坡4日讯)中国近年在大马的投资显著增加,获颁的建筑合约与大型工程项目也激增,引发本地承发商市场被蚕食的忧虑,但专家援引数据显示,中资工程项目增加,并未直接冲击本地建筑商。

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院(IDEAS)总监罗伦斯托德指出,虽然过去几年,颁给外国承包商的项目价值显著增加,但并没有造成颁发给本地承包商的工程总值相应减少。反之,近年来,颁发给本地承包商的合约价值仍在持续增长。

托德今日在发布《中国投资对马来西亚地方经济的影响》报告书时指出,2012年之前,大马颁发给外国建筑商的合约占总额12%,到了2016年,这个数目显著增长至37%。

其中,中国的承包商获得最大的份额,占颁发给外国建筑商总价值的42%,一共有25个项目。

他说,虽然中资在大马的建筑项目显著增加,但其实与大马政府颁发给国内外建筑商数目皆有增长的趋势吻合。

换句话说,中资在大马的工程项目大增,并未直接威胁本地建筑商的饭碗。

中小企其他领域获益

托德指出,由于大马中小企业大部分是在服务业,他们可以在建筑和基础设施以外的投资获益,例如,注重人才密集的资讯科技工业。

他说,中国在大马的投资,主要是在新建筑相关投资项目,涵盖多个州属,从桥梁到整个城市的建设,总投资额达2420亿令吉。

他指出,当中国投资不断增加,中小型企业在这些大型项目的角色受到关注,特别是他们是否有能力从这些项目中获益。

难与中资竞争
本地企业忧被淘汰

中国在马投资额的迅速增加引起了争议,本地企业担心中国投资者会带来竞争增加,认为对本地公司是直接的威胁,一些则认为会造成本地的中小型企业被淘汰。

《中国投资对马来西亚地方经济的影响》报告书指出,本地中小企业担忧,他们无法和中国投资竞争,特别是中国公司持续利用价格竞争优势来侵占市场。

报告指出,中小企业担忧,中国投资可能会拥有和控制整个供应链。而且,中国投资可以在不需要聘用本地人的情况下,完成一个项目。

这项报告是在“中国投资对马来西亚地方经济的影响”对话会上发布。对话会由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所和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院联办。

在对话会上,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张淇绰博士分享了“中国投资对大马经济的影响”课题。

新加坡尤索夫·依萨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谭小燕博士分享了“数字自由贸易区对大马中小企业的潜在贸易影响?”课题,共同探讨中国在马来西亚投资的机遇。

181005a03a_noresize

张淇绰:中企非慈善机构
马企应主动要求技术转移

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张淇绰博士说,若大马希望中国来马投资的同时,也要求技术的转移,那么,涉及联营的本地公司须提出要求。

他说,中国企业并非慈善机构,不会主动帮忙提高我国人力资源水平,本地公司应在合作谈判时,提出技术转移的要求。

他指出,过去,在第一波跨国企业来马投资时,也没有慷慨地将技术转移给本地人,许多日本和韩国公司的高层,还是紧抓技术的门槛。

张淇绰是分享“中国投资对大马经济的影响”课题时,这么说。

他指出,中国在非洲的项目,造价都比市场的低,甚至世界银行也无法匹比。

西方制造仇视情绪

张淇绰问道,为什么在大马的中国投资项目的造价这么高,这是中国公司的要求,还是另有原因?

如果只单凭数个特定项目而作出判断,那无法反映事实,因为,中国在马的投资是多种类的。

他说,对中国的鞑伐是目前国际上的常态,因为西方媒体担忧中国的经济发展会超越他们,所以,不断发表负面的报道,以制造对中国的仇视情绪。

“把中国称为新殖民者或霸凌者是国际关系上流行的趋势,指中国投资对中国本身有利,那也是正确的,因为哪个国家不是这么做?

“在大马和中国的交易中,当我们是联营计划的多数持股者,为什么我们允许他们引进自己的劳工?要求更高的造价?不提供培训?”

他说,指责中国公司具有不公平的优势之前,需要厘清中国是根据西方设下的规则,即政府与私人界完全分开,还是根据自己的规则。大马是否也可以根据自己的规则而行事?

他说,在劳工问题上,指责中国只雇佣和引进中国劳工,是否表示中国公司在大马聘雇的印尼或孟加拉籍外劳,会是更好的选择?

谭小燕分享“数字自由贸易区对大马中小企业的潜在贸易影响?”右为甘佳谊。

谭小燕:数字自贸区竞争激烈
做好功课才能继续成长

新加坡尤索夫依萨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谭小燕博士说,数字自由贸易区对大马中小企业带来机遇,惟企业本身须做好功课,才可以在这个新平台上生存。

她说,中国投资的数字自由贸易区,将提供一个平台,让本地的出口商,和中国的企业竞争,以争夺东盟和世界的市场份额和占有率。

她说,根据贸工部在今年4月发布的资料,自去年11月以来,已有2651家中小企业加入这个平台,其中70家企业取得5210万令吉的销售额。

她分享“数字自由贸易区对大马中小企业的潜在贸易影响?”报告时这么说。该研究报告是谭小燕与国民大学马来西亚与国际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甘佳谊博士联合撰写。

她说,在马来西亚和中国的贸易往来中,在机器和交通配备、制造业产品等项目中,大马面对贸易赤字题,但在原产品及油气产品却有盈余。

2020年贡献2110亿

她指出,数字自由贸易区新平台可以帮助大马的中小企业,通过使用电子商务交易、电子呈报系统、后勤服务、贸易协调、金融和货币等服务,大幅度减少出口的成本。

她说,根据第11大马计划,数字自由贸易区预料到2020年,将贡献2110亿令吉给国民生产总值。它也将会协助倍增中小型企业的出口总额,在2025年达到1600亿令吉。

她说,为了评估中小型企业在这个平台上的表现,需要继续关注他们的动向,例如,在一年后,他们是否还继续活跃、正在成长,或者是已经被淘汰。

“还有,就是他们是否有通过这个平台进行出口贸易,出口到哪里?他们是否已经开拓海外市场,怎样开拓,如果没有,为什么无法扩张?”

他指出,数字自由贸易区提供了新机遇给中小型企业,但网络上的竞争却非常激烈,在关税和价格的竞争上,大马的中小型企业必须要做好准备,才可以继续增长。

广告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