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疲弱引发贸易战/佐摩

2017-09-07 04:05:20

作者:曾帐

根据新的联合国报告,2008年金融危机10年后,世界经济仍然不温不火和不稳定,而增长中的贸易冲突是更深的经济不景气的病征。

尽管全球经济自2017年初起已经好转,增长仍然原地踏步,许多国家的营运低于潜能。下一年不太可能有很多改善,因为关税上升和资金流量不稳定,世界经济又再受到压力。

对全球经济稳定的威胁,背后隐含着对全球经济治理根本弱点的应对失败,助长了全球经济不平等和不平衡。

应对新挑战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2018年贸易和发展报告:权力、平台和自由贸易之谬》(TDR 2018)为应对近期经济趋势和挑战,提出了一些建议。

该报告考查经济实力如何愈发集中在较少的大型国际公司、如何影响发展中国家获益于国际贸易系统的能力,和新数字技术的收益分布。

TDR 2018注意到,自2008年以来,许多先进国家的增长来源,已从国内转移到国外,欧元区成为贸易顺差地区。

由于先进经济体未有足够的努力再平衡全球经济,“正常化”非常规货币政策就可能扰乱资金和货币市场,在较脆弱的新兴市场经济,有潜在的恶性经济后果。

在依赖国内需求的国家之中,太多国家靠的是高债务和资产价格泡沫,而非提高工资。同时,即使较大的新兴经济体今年表现较好,而且高价格对商品出口国有利,金融不稳定无所不在的威胁,却限制了增长。

虽然巴西、中国和南非十分依赖国内需求,但是许多其他国家没有。有见于包括多个国家的金融风险在内的下降趋势,TDR 2018警告,经济风暴的乌云正在聚集。

目前,250兆美元(约1025兆令吉)的债务存量(比10年前高50%),是全球全年产量的3倍规模。疯狂借贷背后的原因,主要是私人(尤其是企业)债务,而没有对应于实际投资的融资。同时,债务增长也通过金融市场增加了不平等。

贸易进退两难

通过控制全球价值链,大公司仍然主导国际贸易,每个国家顶级1%的出口公司,占了出口的50%以上。

从20世纪末到2008年金融危机,这种价值链的散布,加速了贸易增长,有些发展中国家增长最快。

不过,贸易和增长的比率一直上升,相同的产量增加要联系到更多的贸易。通过增加市场集中度和知识产权,这主要对大公司有利。

同时,除了中国以外,制造业的增值份额普遍下降,因为生产前、生产后活动的份额上升了。价值链两端的寻租活动,已更普遍地影响了收入分布。

近期的加征关税,破坏了愈发涉及此类价值链的贸易系统,虽然2018年贸易增长,很可能达到2017年水平。

不过,不确定性提高和投资减少,可能有更多毁灭性的中期后果,尤其是威胁已面对财政困难的国家。

分布式后果

通过改变经贸领域公司的盈利能力,加征关税后的分布式后果,可影响市场需求。在数十年的颠覆性贸易自由化后,关税战争不会恢复之前的现状,但可能造成大规模破坏。

反之,UNCTAD主张,通过全球政策协调,政府可避免近期经济危机的根源——即收入分布和就业持续恶化。因此,虽然全球化很少产生“双赢”结果,但是贸易民族主义或进一步贸易自由化也不妥当。

毕竟,自由贸易限制了发展中国家的政策空间,也减少了对工人和小生意的保护,却使大公司更富有。

TDR 2018认为,贸易战是经济体系和多边架构恶化的病征,起因于企业的政治攫取和上升的不平等,即用金钱获取政治权力,又用政治权力获取金钱。

由于对内的选项不能为大多数国家提供前进的道路,挑战就在于让多边主义在所有国家起作用。

为了避免1930年代的错误,UNCTAD主张在应对新挑战时,要援引1948年《哈瓦那宪章》,即创造经管理的国际贸易系统的第一个多边努力。

所涉及的贸易促进,就必须对全员就业和提高工资有贡献,限制企业食利行为,并确保有充足的政策空间去达到永续发展目标。

(作者为政府顾问理事会成员之一,前经济学教授,曾任联合国助理秘书长(经济发展),2007年获颁推动经济思想前沿的华西里·列昂惕夫奖。)

佐摩

广告

精彩推荐